www.skwa.cn大冶文章社区哪家比较好信息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遂宁29岁“抗癌”女教师:我想陪着儿子长大

时间:2022-11-27 03:52:19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www.skwa.cn大冶文章社区哪家比较好信息网
3月8日,国际劳动妇女节,女性放假半天,去逛街、或购物等。对年仅29岁的遂宁女教师夏姝玲来说,今天她都只能“躲”在家里,等着3岁儿子从老家打来电话,亲昵地

3月8日,国际劳动妇女节,女性放假半天,去逛街、或购物等。对年仅29岁的遂宁女教师夏姝玲来说,今天她都只能“躲”在家里,等着3岁儿子从老家打来电话,亲昵地问候一句“妈妈,节日快乐!”

4年前,夏姝玲剖宫产子后第4天,被确诊患有淋巴癌。接下来的几年,她在各地求医问药。化疗开始后,没了一头长发,舞蹈老师的身材也走样了。是“我想陪儿子一起长大”、“想多陪儿子一天”等信念支撑着夏姝玲每天都在剧痛与忍耐中求生。

年轻癌症女教师的“妇女节”礼物

3月8日,夏姝玲收到一条****,内容是她儿子萌萌(化名)放学回家将给她打电话,祝她“三八妇女节快乐”。萌萌,今年3岁半,是夏姝玲患病那年出生,一直寄养在射洪县公婆家中。现在萌萌已上幼儿园小班,“老师人很好,常教儿子说一些诸如‘妈妈,我****了,******’之类的亲昵话语。”每当谈及萌萌,夏姝玲便乐呵呵的。

萌萌上学后,为方便家长了解孩子的情况,夏姝玲也加入了学校的家长QQ群。这条由儿子老师发来的****不足百字,夏姝玲反复多次阅读,舍不得关闭。因为这是她了解儿子真实动向唯一途径。夏姝玲记得,儿子刚上学时,老师就曾教他回家对父母说:“******!”但当她首次听到来自儿子的祝福语后,却在电话中几度哽咽,随即泪水夺眶而出。

自夏姝玲患病后,萌萌就由公婆在射洪老家抚养。“我不想让孩子被带走,想将他留在身边。”但她的病让她妥协了。母子分离后,夏姝玲留在遂宁,每隔21天就去医院做化疗外。因免疫力低,易感染,她从不去人群密集地。大多数时间是待家里,搭理自己的网店,或通过QQ或微信与朋友们保持联系。

虽然患癌症,但是夏姝玲仍保持着开朗的性格。

抗癌女教师三年接受50余次化疗和放疗

夏姝玲,今年29岁,是遂宁四中的音乐教师,也是同事口中的“工作狂”。患病前,她习惯强迫自己熬夜加班。因毕业于艺术院校舞蹈专业,她一直保持着纤细身材和开朗外向的性格,是学校里能歌善舞的文娱积极分子。

2012年9月,夏姝玲剖腹产下7斤1两重的儿子。迷迷糊糊躺在病床上时,发现脖子上有肿块,在产后第4天,经CT和活检等一系列检查后,确诊她患有淋巴癌四期。那晚,夏姝玲感觉呼吸困难,踹气不匀,医院下达了《病危通知书》,并告知其家人:“若能扛过今晚,她就能活。”夏姝玲最终挨过这一劫,并于次日决定开始接受癌症治疗。

“我要陪****长大,我不想让他一出生就失去母亲。”夏姝玲产后第9天开始接受化疗。之后的三年,她曾先后辗转成都、广州、北京各大医院求医。经过6个化疗方案、20余次化疗、两个疗程的放疗合计34次、一次自体干细胞移植、尝试过中药,甚至连民间偏方,均不能控制其病情。

治疗过程很痛苦,“我从没哭过,想到儿子觉得再大的痛苦都能承受。”夏姝玲说,怀孕后,她的体重增加了40斤。接受化疗后,她的头发掉光了,只能用帽子遮住脑袋。“想跳舞只能自个儿悄悄躲在家里跳。”夏姝玲觉得自己是****的,“因为有许多人一直爱着我,从没放弃我。”

重返学校计划失败继续治疗

“我觉得对不起儿子,他出生后我就没喂过一次奶。”当萌萌回老家后,夏姝玲坚持每周末回家探望儿子。2013年12月,夏淑玲做完自体干细胞移植手术后,身体逐渐恢复。她回老家儿子朝夕相处了3个月,“那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间。”夏淑玲认为,她人生已没有遗憾,即使将来不幸离世也要带着微笑离开。

2015年5月,夏姝玲因治疗有半月没回家看儿子。当儿子怀抱闯入她的怀抱时,贴在她耳边说了句:“妈妈,你好久都没回来,我****!”瞬间融化她与癌症斗争时坚强的心。她将儿子紧紧拥入怀中,眼泪肆意滑过她已浮肿的脸颊。8月,病情逐渐稳定,她申请回校上班,以减轻家里经济负担。9月2日,夏姝玲冒冷汗,踹不上气。“当时学校安排的课很少,但仍感觉身体吃不消。”

同年9月末,夏姝玲的病情加剧恶化,每天发高烧十几个小时,头晕乏力,各种生理指标急剧下降,无法下床。每天全身痛痒得如同被千千万万的虫子撕咬一般。每次疼得昏死几次,而每次醒后,她看着儿子的****和****默默的流泪,坚持继续治疗。

进口新药让抗癌女教师看到希望

夏姝玲曾想在某天结束生命,不再拖累家人,但都因不忍见儿子伤心而放弃。2016年1月,有病友向她推荐一种进口的新药,因售价太贵,夏姝玲不愿花钱尝试。后来,她捧着儿子萌萌的脸蛋,禁不止的泪如雨下,遂决定试用新药。“儿子,妈妈多想多陪你一天。”夏姝玲说。

结束第一个疗程后,夏姝玲的症状有所减轻,很快其临床症状也得到缓解,胃口增加,各种生理指标逐渐恢复正常,她对未来的治疗恢复了希望。但是进口药太昂贵,每支药需到香港购买,且3万4千人民币一支,21天就要使用一支,身体恢复中不能停药,便让家人一筹莫展。

为了给夏姝玲治病,已花光了家人一辈子的积蓄,还背上了沉重的债务,工作的单位、同事、以及学生和朋友的募捐也已花得干干净净。但夏姝玲仍没有放弃。她说,只要有一线生机都不会放弃与儿子一起生活、成长。(记者 赵权军)

(责编:关振瑛(实习生)、熊旭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1